主页 > V默生活 >在寒冷且燃烧的世界疯狂奔跑:《丹麦之子》 >

在寒冷且燃烧的世界疯狂奔跑:《丹麦之子》

时间:2020-06-27 来源: V默生活 点赞: 891

在寒冷且燃烧的世界疯狂奔跑:《丹麦之子》

  作为第一部长片作品,丹麦导演乌拉.沙林(Ulaa Salim)给出了从开头到结尾都令人揪心的作品,透过两个「外来者」的视角的接续与绵延,《丹麦之子》展演的不只是一个紧张刺激同时温馨感人的虚构故事,他还捕捉到了反全球化潮流下,本土与外来者之间的恐惧与愤怒,进而展演了暴力的本质,不再对话的沉默,同时义无反顾的激烈行动。

  将背景设定在不久后未来(2024年)的《丹麦之子》,其故事情节在现今欧美地区就可以看到类似的的状况。关于一个地区涌入的难民以及与难民同裔的当地人,对上更早以前就在此居住,而且不愿再接受外来者无限制的涌入的当地人,不论是哪一方都使人们焦虑。生活变得不再稳固,日常变得难以把握,当炸弹爆炸,引爆的是这些积累以久的心理压力,人们开始怀疑那些与自己不同的脸孔,说不同语言的人,即便对方已经在此地居住已久。对立分裂了一个国家,或者说在一个国家的分裂中,对立被提了出来。而这一切都起于人们希望行动,为何希望展开行动?因为不愿继续恐惧,于是一个男孩行动了,他加入了同族裔的帮派,一个男人行动了,他发射了不可逆的子弹,又一个男人行动了,他领导反移民组织,呼吁反移民行动,而民众都支持他。

  这一切都起因于一颗放在车站的炸弹,如果没有那颗炸弹,或许一切都会很好。

  是吗?

在寒冷且燃烧的世界疯狂奔跑:《丹麦之子》

  电影初开始的这颗炸弹只是个幌子,随着故事的进行,我们从不同的角色与其亲友的互动中,听到了溯及不同时间的故事,得到了不同的起源。为什幺他们不愿意待在自己家乡?要千里跋涉到这里,来「侵佔」他人土地?因为他们的世界早已被「侵佔」,被熊熊的战火给侵佔,被不信仰阿拉的人们给侵佔。而这战火又因谁而起?是美军吗?然而美军又为何千里跋涉的把军队送到这里?又得再回溯自另一场激起美国人民恐惧的爆炸案,在各自的脉络下,各自都有其行动的合理性。

  而这行动从喷漆到抛猪尸恐吓,再到路边烧车、对他人泼酸,甚至进入家中枪杀他们各自的敌人,或者毫无关係的人。然而在行动者看来,毫无关係者是不存在的,因为在这一串暴力的连锁中,人们或者是暴力的得益者,或者是暴力的受害者。除非你更加暴力,能够使得强烈的风暴在你面前平息。守护家人需要行动、需要力量,而这一切都助长了人们的不安以及恐惧。

  你有了刀,那幺我就要枪,我有了枪,你就需要炸弹。暴力在对立者的互动中增强了自己,直到双方放弃行动,达成协议为止,都不断的给整体加压。而对立双方在对峙中体认到自己道路的正确性以艰困性,所以更加渴求力量。这个力量是关于如何使自己更加坚定,从外在的枪砲弹药到组织技术,到内在的理念强度到宗教信仰。在这样的对峙中,甚至中立也不是中立的,因为中立总是维持现状的方向,正如一个孩子往下掉,对其中立只意味着赞同孩子往下掉,而非出手接起孩子。

  两位主角,一个是刚加入组织,将成为枪手的十九岁青年扎卡利亚与指导他枪术的,年纪较大信仰阿拉的阿里,坐在火边聊天,阿里提到阿拉,并告诉扎卡利亚他可以安心,因为阿拉会站在他那边,扎卡利亚却不屑的说:「别谈阿拉了,看看这个世界,一百万的伊拉克人死去,每天叙利亚都有人死亡,但他们却毫不在乎。」

  电影没有演出他与家人被敌视的画面,但从母亲的恐惧以及他每晚对美军在他们家乡殴打居民的凝视来看,扎卡利亚幼时经历逃难,父亲死在战争之中。对于这样一个残缺破败的世界,这块土地上对他们报以敌意的那些人他更是厌恶至极,他早已忍受不了置身事外的神,或者那些人。

  宗教在本片这样述及中东人民与当地居民的纷争中罕见的缺席,仅有只言片语,甚至导演也并不将纷争与骚乱归咎于文化,而仅将冲突来源诉诸为一种难以抑止的焦虑蔓延。在此状态的前提下,人们希望做些什幺来安抚自己对未来的迷茫,而如果能集体做些什幺安抚的效果就更好了。于是宗教场所在本片中被单纯的处理成组织活动密会的场所,这或许也暗指了这一切或许无关于神而总是关于人。因为追根究底置身事内,感受压力与威胁的是人,而非在定义里无所不在的神。

在寒冷且燃烧的世界疯狂奔跑:《丹麦之子》

  置身事外是中立的另一种可能性意涵,用一种全观的角度进行一种跳脱当下的观看。就此看来《丹麦之子》的剧情设计本身就是反中立的,他让观众沉浸在两个主要角色的视角,以及他们当下的情感躁动中。有了外在事件的具体脉络,他们的歇斯迪里与神经质变成一种合理的反应。谁看着我与我的家人?谁盯着我与我的家人?而我与我的家人是否又会毫无理由的被捲入一个暴力的漩涡之中?

  为了不要继续处在被动的状态下辗转难眠,他们进行了与日常生活告别的一种决断,这可以看做是一种对暴力的反击,暴力扑天盖地而来,却又了无声息。你不知道它什幺时候要攻击你,导致你必须随时警戒它的到来。其本质是对不可预测、不可控制、不可逃离的暴力的恐惧,我们甚至可以说「暴力」就其本质而言就是一种由受害者出发进行描述的词彙;对于施行暴力者而言那只是施展力量、那只是一种运动、那只是一种日常。

  而当一个人对暴力有所觉察,他必然已经设想到自己或自己珍爱的人有可能成为受害者。暴力尚未发生,但暴力已经藉由可能性渗透入受害者的头脑,于是暴力不再是阴影里那不可描述者,它具备了理由、具备了对象、具备了正当性,于是暴力不再是令人畏惧的,而是令人兴奋且带来狂热的,因为当受害者决定成为加害人时,他便获得了力量,而暴力也获得了新的奴僕。

  而日常由此加速崩坏。

在寒冷且燃烧的世界疯狂奔跑:《丹麦之子》

  我很喜欢电影是如何建立角色的日常的,你看到这些人他们与亲友的互动,看到他们眼中的幸福。那不是很複杂的东西,而是简单的与亲友的依恋。也因为要捍卫这样的依恋,有的人不愿意自己的母亲与弟弟受到他人用异样眼光继续打量、有的人不愿意自己的老婆与孩子受到不满者的行动而牵连、而有的人则不愿意自己的家乡一点一滴的成为他人的家乡,进而宣扬要所有外来者滚回自己家乡,而无视于一切早已不可逆转,因为那些前来的人们的家乡早已化为灰烬。

  因为有了这幺多不同的日常,我们才能看到日常作为行动的代价的价值到底有多幺昂贵,以及去设想那些在黑暗中行动的影武者口罩下被隐藏住的口可以说出多幺沉痛的故事,在组织行动中,无论立场,他们都放弃了自己的故事,并将自己放弃的故事融入组织的宏大故事,只为镕铸出一口带来黎明的钟声。

  电影整整两个小时,然而因为剧本设计精良,角色定位明确,因此张力能使人一路畅通的看下去,而观众将在此过程中感受到强烈的不安与担忧,也让我们意会到原来战争不只存在于电视上,也不只存在远方,而是已经悄悄来到我们身旁,且早已开战。而我们之所以毫不恐惧,是因为我们尚未意识到自己在整起事件中扮演的角色有多幺卑微与渺小,以及事件如何与我们息息相关,而我们又该如何防範自己被恐惧吞食进而成为暴力的奴僕。

在寒冷且燃烧的世界疯狂奔跑:《丹麦之子》

  男人坚毅的出击,而母亲哀伤的歌唱,在作为与不作为间,我们理应不能再蹉跎,因为蹉跎就是赞成现状,而行动则要求着改变现状。然而电影的质问残忍而深刻,当我们不愿自己的世界崩塌,进而拔腿狂奔,试图拯救一切,我们手上那沈重的桶子里,装的是水还是油?或者该问的是,我们渴望那里头装的是水,还是油?我们所浇熄的是怒火,还是希望之光?电影没有答案,只是逐渐地展现了一种宿命性。一个人没做完的事情由另一个人做完,而另一个人做完的事,又将实现另一个人的预言,并最后让事情往事与愿违的地方走。这不是一个关于付诸行动因而解决问题的故事,而是一个关于不行动不行,行动也不行,一个对一切说不的世界的故事,它诉诸虚构,却写实的令人心惊胆跳,走出电影院迟迟无法平息颤抖的手脚。

电影资讯

《丹麦之子》(Danmarks sønner)-Ulaa Salim,2019


大家都在看

相关内容

猜你喜欢

申博太阳城_通博的网址是什么|精准信息查询|精彩生活每一天|网站地图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金沙总站app下载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钱柜老虎机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