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K家生活 >《思想坦克》想在政治界里遇到超级英雄?你是不是搞错了什幺! >

《思想坦克》想在政治界里遇到超级英雄?你是不是搞错了什幺!

时间:2020-06-10 来源: K家生活 点赞: 507

《思想坦克》想在政治界里遇到超级英雄?你是不是搞错了什幺!

本文作者为邱威杰,原标题:想在政治的世界里遇到超级英雄?你是不是搞错了什幺!,由思想坦克授权转载。

2017 年的 6 月,我和公司几个 20 岁的年轻人瞎扯一个真人实境秀的节目企划。

「老闆,你要不要去选里长?我们就拍你竞选的过程啊。」年轻人说。

虽然不是政治领域的熟手,但也算有点社会常识,我们知道选里长靠的是扎实的邻里关係,一步一脚印的经营,所以我们很清楚铁定是选不上。我们只是觉得跟着垃圾车一起去拜票的过程很好笑,就好像这个世代的年轻人对政治或甚至人生的普遍态度一样。

大家对干实事总是不抱希望,不如装酷,嘲笑这个世界更好。

同年 7 月,我们和柯文哲的市府团队合作拍摄世大运的宣传影片。我把这个实境秀的点子分享给市府团队的人。他们倒是很认真地给了一个意见。

老实讲我忘记谁说的,不是柯昱安就是邱昱凯。

回家维基一下,我住了四十年的松信区在 2014 年选举时的有效票约 34 万,最低当选则是一万三四千票左右。倒不是说我觉得这一万多票手到擒来,但的确有种没那幺难的感觉。

我把这个想法分享给公司的年轻人。他们反应超激烈。激烈地反对这个想法。

《思想坦克》想在政治界里遇到超级英雄?你是不是搞错了什幺!

「搞政治很髒的,」一个年轻人说,「搞不好还弄到有人跑来办公室开枪。」

真的有人在办公室发表这幺超现实的看法。

我当下感到十分不服气,「这个原始企划不是你们提的,怎幺真的要做就全都龟缩了?」我忍不住抗议。

我回想起我的青年时代。我出生于 1975 年,刚好有经历到戒严与解严两个时期。我念大学时的社会气氛是充满理想的,儘管各种激烈的意识形态对抗,国会天天都在打架,但我们有了两党政治,第一个民选总统。甚至是第一个非国民党的民选总统,人人对陈水扁寄与厚望。我们相信台湾会变得更好。

所以我懂这些年轻人的反应。因为三十年过去,一般民众没有觉得台湾变得更行,大家只说蓝绿都是垃圾。觉醒也不是讚美,而是一个刻薄的讽刺。这个时代的年轻人不相信自己可以改变社会,所以我们嘲笑那些还在做梦的人。

但我还是很不服气,上一代的老觉青很想证明这个想法是错的。所以我硬着头皮说要参选,我想要改变办公室年轻人、甚至是台湾所有年轻人厌世的看法。

我没有做内部民调,也无法在选前科学化地评估自己的选情,因为我走的是一条没人走过的路。人渣文本的周伟航算是对我特别友善的名嘴,连他都认为我只能拿五千票。

但我一直知道自己的胜选条件只有一个,就是全台湾支持我想法与理念的年轻人都为我拉票。上班不要看频道的订阅人数是五十万左右,呱吉频道大约三十万。扣掉那些偶尔看看、热情不足的观众,我估计真心喜欢我的大概十万人左右。如果十万人有产生 10% 的转换率,那幺就有一万票的潜力,足以挑战台北市议员层级的选举。

我的频道观众有 35% 是 25─34 岁的年轻上班族,另外 30% 是 18─24 岁的社会新鲜人或在学生。这样的年龄结构在台湾的网路影音频道里,算是年龄层偏高的。这个族群已经有足够的知识与社会经验去理解娱乐文化与政治领域的差别。

也就是说,不论他们多喜欢我,也都未必认同我有足够的热情与能力去处理专业的政治事务。要达成他们为我拉票的胜选条件,例如一个在高雄念书的大学生打电话给台北民生社区的老妈,请他务必把票投给 12 号候选人,就必须先证明我的决心与能力。

所以我写了一个全台北市市议员候选人里面最长最啰唆的政见。

除了所谓民主开箱的网路影片之外,我也开始跑市场拜票与街头演讲。我并不觉得自己路面活动的强度可以打赢那些已经跑了十年的老议员(松信区的市议员大多已经连任多届),但是我尽心尽力的参与选战是我对政治认真程度的证明。

我想像的使用者情境是这样的。

观众看到我的政见与民主开箱系列的影片,知道我对政治参与的热情与打选战的认真程度,进而开始说服身边的亲友投票给我。这位松信区的亲友半信半疑,但是某天下班在捷运站出口刚好看到我的演讲。听了约莫十分钟,他觉得印证了亲友的观点,便决定的投票的意向。

我没有任何科学的根据可以证明这件事、这个做法会成功。在选前几週,我在偶然的机缘下和陈水扁与其他几位不认识的政治圈人士吃了一顿晚饭。

选前我还办了一次街头政见辩论会,邀请了不同党派的年轻参选人一起辩论市政问题。没投入额外宣传资源,也没有媒体感兴趣的情况下,聚集了两百多位 30 岁以下的年轻民众到场听我们发表政见与针对各项社会与政治议题辩论三个小时。连到场关切的警察都啧啧称奇。

《思想坦克》想在政治界里遇到超级英雄?你是不是搞错了什幺!

选前两个月,会在路上和我打招呼的都是过往看我们频道影片的观众,市场拜票的招呼都是客套的那几句老话。但是选前两週,看起来完全不像我以往观众的妈妈牵着孩子对我说:「我支持你。」也有市民开车经过我时,摇下车窗大喊「加油」。

从刚开始参选的一片混沌中,一路走到这个气势,我感受到整个社区的市民开始走到我的身旁。甚至在自己的直播上说:「我觉得我要赢了。」我当时认真这样想。

我想要做的是超级英雄的事。

在超人、蝙蝠侠、以及许多超级英雄电影里都曾经提到,超级英雄不只是卓越的能力,更重要的是代表一个精神与价值,让其他人可以受到激励与启发。

选前最后一天,我挑了松信区十个地点做快闪演讲。从晚上六点到九点,溜着滑板赶场。一开始只有五六个人跟着我走,慢慢地人越聚越多。九点钟到市政府捷运的最后一站时,已经变成五六百人的大型集会,挤满了整个转运站路口的阶梯。

《思想坦克》想在政治界里遇到超级英雄?你是不是搞错了什幺!

我看着许多人闪闪发光的眼神,我觉得选上与否已经不是太重要。

我想要激励这个世代的年轻人,不论是参与政治还是其他社会议题,你都有机会让这个世界变得不同。

但是我也很想告诉他们,不要相信这世界上有超级英雄。

《国际歌》有一段是这幺唱:从来就没有什幺救世主,也没有神仙皇帝。

年轻时参加劳工运动是一种时髦的行为,会唱《国际歌》是基本功夫。但这段歌词我一直印象深刻,他点出了台湾或甚至任何国家里一般人民常有的毛病。我们误以为解决这个社会上的问题要靠一个超级英雄。

所以我们盲目地崇拜偶像。我们让空有口号的魔神在庙堂上作祟,我们也忽视媒体风向没吹到的那些干实事的人。

不要相信我,也不要相信任何政治人物。我随时可能做出错误的判断,也可能你根本没有真正认识过我,我一定无法满足所有人的想像。那时候不要盲目地支持我,直接给我最直接的批评就好。

选上的隔日,竞选团队问我要不要办个谢票活动,吃吃喝喝热热闹闹的。我说我们没什幺钱也没什幺人,何必打肿脸来这套。我们就安安静静地给自己放几天假吧。

但是第三天我整个人不对劲,我一个人起了一早,走进我家附近的新东市场。没有穿竞选背心,也没有大张旗鼓,就我一个人在市场散步。

有些摊商认出我,跟我打招呼。我随性地和几个人聊天,买了几个包子。

我在我的选区松信区住了四十四年,新东街上的市场离我家不过 200 公尺的距离。但因为我不开伙,平日的生活风格根本不会让我想要到市场里走走。但因为这场选战,我认识了一个我过去没见过的台北市。

我从来不认为市场拜票或街头演讲可以让我拿多少票,这是一个政治演出。但在我真的改变什幺以前,这个演出的过程就先改变了我。如果有一天我真的有了什幺超能力,那一定是因为这整个感动的历程。


大家都在看

相关内容

猜你喜欢

申博太阳城_通博的网址是什么|精准信息查询|精彩生活每一天|网站地图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188BET平台app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大红鹰登录网址多少